記者3日早上在救援中心看到,龐卡布蘭翁機場旁邊搭起十多個帳篷,駐扎著警方、空軍、醫院人員,路旁既有負供應飲料和食品的,也有負責擔架的醫護室。幾十輛醫院救護車、警車和軍車時刻在草坪上待命。昨晚運送10具遺體往泗水的印尼空軍大力神運輸機當夜返回,又已安靜地停靠在當地時間3日上午10點30分,2架印尼軍用直升飛機將從亞航失事海域打撈上來的8具遺體送回救援中心,抬著擔架的軍警醫護人員小跑著走向飛機,將遺體裝上擔架快速地送上急救車。 顧時宏 攝
  中新網印尼龐卡蘭布翁1月3日電 題:現場直擊:亞航失事客機印尼龐卡蘭布翁搜救中心
  記者顧時宏
  距離失事的亞洲航空公司班機墜毀海域僅150多公里的龐卡蘭布翁,只是印尼中加里曼丹省西南部的一座小城,一周前自印尼國家搜救中心在這裡開設後,往日平靜的碼頭與機場每天開始繁忙起來。
  3日早的龐卡蘭布翁伊斯坎德爾空軍基地,又是繁忙的一天,昨天就投入運輸遺體的美國空軍直升飛機,晨曦中螺旋槳翼飛速轉動,發出震耳噪聲,身著紅色衣服的救援人快速登上飛機,呼嘯聲中,飛機急促地向亞航失事海域飛去。
  當地時間3日上午10點30分,2架印尼軍用直升飛機將從亞航失事海域打撈上來的8具遺體送回救援中心,抬著擔架的軍警醫護人員小跑著走向飛機,將遺體裝上擔架快速地送上急救車。另4個警員則從飛機卸下一大包失事飛機的殘骸,吃力地搬運回中心。
  而2日凌晨的龐卡蘭布翁烏塔爾庫邁碼頭卻又是一派繁忙景象:一大早該碼頭上已停放好3部醫院急救車,57名印尼海軍蛙人部隊潛水員已全副武裝,正在KN.SAR PURWOREJO 101號救援船上忙碌檢查氧氣瓶、呼吸管、探測器等設備。2艘軍艦在待命。
  印尼指揮官ADIL說,昨天因天氣惡劣,除暴雨外,失事飛機所在海域浪高達4到5米,無法啟航,影響了打撈工作進度,但截止2日晚,印尼已打撈起遇難者遺體30具。他拉響船上汽笛,船開始驅向離港口150多公里處的飛機失事爪哇海域。
  設在龐卡蘭布翁的伊斯坎德爾空軍基的搜救指揮中心,隨著打撈起來的飛機殘骸與遇難者遺體的增加,每天的繁忙節奏與緊張氣氛都在瀰漫著整個龐卡蘭布翁機場。
  2日晚的黃昏,細雨飄拂,隨著警笛呼嘯而來的是10輛救護車,裡面載有10具裝棺材是遇難者遺體。基地上的印尼大力神運輸機早就打開機尾的艙門,在軍人、警察的護送下,救護人員將蓋著鮮花的棺材緩緩送上飛機。指揮秩序的警官和醫護人員有人悄悄落淚,圍攏在軍機周圍的進百餘名世界各地記者,靜靜地將這肅穆的畫面送給關註亞航失事的人們。
  記者3日早上在救援中心看到,龐卡布蘭翁機場旁邊搭起十多個帳篷,駐扎著警方、空軍、醫院人員,路旁既有負供應飲料和食品的,也有負責擔架的醫護室。幾十輛醫院救護車、警車和軍車時刻在草坪上待命。昨晚運送10具遺體往泗水的印尼空軍大力神運輸機當夜返回,又已安靜地停靠在旁邊。
  救援基地的一座藍色屋頂建築已成為媒體中心和接待處,每天發佈著救援動態。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不僅擠滿這個小屋,晚上也將龐卡蘭布翁這座小城的所有酒店旅店住滿,以致找不到住宿的只好租借民房打地鋪。
  接待室的牆壁上直播著航空專家對這起空難的猜測:或許遇上雷電天氣,爬高不妥而墜海,而沉入海底的飛機為何沒有發出信號,聲吶設備每天都在尋找,尋找黑匣子發出的信號。
  負責遺體鑒定的華裔何強基法醫警官告訴記者,他祖籍中國廣東梅縣,任職於印尼國家警察總局,亞航飛機失事後,他受命前來救援基地。他的工作主要是負責遺體的DNA數據收集,再報送泗水供遇難者家屬核對認領。獲悉此次失事亞航的飛機上有很多來自泗水和瑪琅的華裔,這位華人眼神里充滿傷感。
  每天都必須向媒體“彙報”工作進度的印尼國家搜救機構負責人班邦說:“我們正在和時間競賽”,目前搜尋機身和黑匣子的工作鎖定在5400平方公里的海域,搜尋隊伍中包括配有聲納技術和信號探測器的船隻。俄羅斯搜救隊伍派出的包括兩架型號為IL-76的運輸機和Be-200水上飛機已抵達印尼,該救援隊配有先進的適用於深度小於1000米水域的水下遙控搜索設備、聲吶探測設備、壓氣機、無人偵察機及摩托艇,能夠勝任搜索工作。
  班邦說,由印尼主導的此次亞航失事客機聯合搜救行動參與國家有馬拉西亞、新加坡、韓國、美國、俄羅斯,搜救工作日一周以來,不斷地打撈出遇難者遺體和失事飛機殘骸。馬來西亞搜索隊1日發現了失事飛機應急門殘骸。新加坡在2日的搜索中找到一個黑色手提箱及飛機上的氣體管及碎片。美國空軍昨天也派出軍用直升飛機參與了從失事海域到龐卡蘭布翁機場的遺體運送。(完)  (原標題:現場直擊:亞航失事客機印尼龐卡蘭布翁搜救中心)
創作者介紹

紅木傢俱

ig32igtf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